媒體:俱樂部已經成為腐敗的新溫床,從賴昌星紅樓開始

發布時間:2020-02-19 來源:北京北發大酒店
 

     會所作為一種從歐洲富人進口的產品,除了提供更昂貴的餐飲、娛樂、健身、美容等服務外,還具有在隱蔽空間提供私人服務的特點。這使得官員們熱衷于在保證隱私不受干擾的同時展示特權的會所。

     雖然俱樂部沒有原罪,但其自身的發展是無可指責的。然而,近年來司法機關調查的一些腐敗案件表明,在這個私人空間里,富商、政要、名人在滿足權貴物質和精神需要的同時,也很容易產生損害公共利益、挑戰社會風尚的腐敗現象。

     會館這個詞結合了中國本土文化的特點,不時地影響著中國人敏感而脆弱的神經。

     司法機關近幾年調查的一些腐敗案件表明,在這一私人空間里,富商、政要、名人在滿足強權人物質和精神需要的同時,更容易產生損害公共利益、挑戰社會習俗的腐敗現象。

     “紅樓是中國早期私人會所的雛形。當時,紅樓已經具備了現代會所的私人宴會、娛樂等高檔接待功能。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、前廈門海關關長楊國鋒等多位高級官員出席了會議。賴昌星把紅樓建成了一個隱蔽的權力和金錢交易場所,當時外界不知道這個地方,直到犯罪之后才出名。“

     曾任最高人民檢察院檢舉人、檢舉人李寶堂對記者回憶說:“當我們調查和處理李寶堂的案件時,我們隱約覺得俱樂部很可能會成為未來中國官員腐敗的新溫床。”這是值得警惕的。

     這個俱樂部在英語里叫做“俱樂部”,也就是俱樂部。據有關資料顯示,在17世紀的歐洲,世界上第一家會員俱樂部誕生于英國的一家咖啡館。因為參與者有著相同的利益,他們決定組成一個聯盟,這實際上是私人社團誕生的第一個地方。隨著時代的變化,由于這樣的俱樂部為同一社會階層的人提供了一個私人的社會環境,所以他們非常受歡迎,并且逐漸受到歡迎,當他們發展成為當今全球俱樂部的舞臺時,會館已經成為中產階級和社會階層的一個聚會和休閑場所,會館的成員身份也演變成了財富的象征和標簽。

     目前,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,各種俱樂部如雨后春筍般涌現。從客戶的角度來看,有所謂的“頂級俱樂部”和“私人俱樂部”,為商業精英和政要服務。還有為中產階級服務的“普通俱樂部”或“公共俱樂部”;從服務內容來看,有高爾夫俱樂部、美容保健俱樂部、溫泉俱樂部、雪茄俱樂部和其他特殊俱樂部和綜合俱樂部。

     業內人士指出,在我國,由于各類俱樂部發展成員的門檻高,俱樂部逐漸成為會員的身份和地位標志。另一方面,由于其隱蔽性、商務性等特點,俱樂部也是各種關系的融合。

上一篇:沒有線索可以找到電影情節來介紹宋陽的第一個顛覆性演技

下一篇:媒體:在調整商務旅行標準后,北京的部長級住宿將恢復到五星級

相關推薦:
河南25选5走势图